主页 > 秸秆压块 >

农夫为何宁可烧掉秸秆也不肯卖给发电厂?

浏览1574 好评 0 点赞105

  编者按:麦收之后,秸秆的处理就成了问题。为了禁止焚烧秸秆,各地出台很多禁止措施,但效果却并不明显。而利用秸秆发电,不仅能让农民把秸秆换成钱,从经济角度防止了燃烧秸秆,而且还能为国家节省能源。但是看起来一举多得的好事情,记者在调查中却发现,秸秆发电企业反而面临着艰难的困境。这究竟是为什么呢?

  央广网北京6月26日消息(记者李伟民)据中国乡村之声《三农中国》报道, 江苏省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是国企国信集团的下属企业,背景实力雄厚。公司从2004年开始,先后投资十多亿元,在如东、淮阳等秸秆资源丰富的苏北、苏中地区,地建设了4个生物质电厂,主要使用秸秆作为燃料,进行发电。 但是,实力雄厚的它也难逃亏损的厄运。

  江苏省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项目管理部主任孙明生说:“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,我们四个生物质电厂,全部出现亏损状态。我们四家生物质电厂亏损多的是2200多万,最少的也有1300多万。” 根据统计,2013年,江苏全省13家秸秆发电厂中,仅有四家盈利,其余全部亏损。 难道是市场出现了问题?但是数据显示,江苏省的电力供给从2006年开始出现缺口,到2009年,缺口达到了250亿千万时,随后更是缺口逐年扩大,用电市场需求巨大。 江苏新能源开发公司下属的泗阳发电公司总经理梁冰说,亏损的主要原因,是秸秆原料供应不足。

  梁冰:“我们一年要收15万到20万吨这个量,去年我们大概收了不到10万,今年估计能超过10万吨。但是这个跟我们的需求量还是有差距的。” 造成电厂秸秆原料缺口的原因并不是当地的秸秆产量不够。根据统计数据,江苏省已建成生物质能源电厂年理论消耗秸秆能力为225万吨,已通过审批和在建的电厂年理论秸秆消耗量为490万吨,而江苏省每年适合作为发电燃料的秸秆产量为1500万吨。秸秆不仅总量不紧张,还有较大的富余。 梁冰说,秸秆加工企业,特别是生物质能源发电项目集聚,造成区域内秸秆紧张。

  梁冰:“因为这个企业密集以后,导致燃料竞争加剧,导致秸秆收购难。” 附近买不到,就要到更远的地方找秸秆。但是,根据测算,秸秆电厂的秸秆收购半径为50公里,超过50公里,农民秸秆运输成本就增加了,企业收购成本也增加了。

  江苏省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项目管理部主任孙明生: “这个包括就是说从田里把秸秆归拢,这种人工的成本。第二个就是说收集起来要打包,然后装运、装车,人工都是一个费用。包括运输费用,从田头运到收集点,再从收集点运到电厂。现在大家知道,汽油费、柴油费都在涨,运输成本也在节节攀升。” 在内蒙古的通辽,通辽市利民秸秆转化技术研发有限公司经营的业务是秸秆燃料加工。为了破解运输困境,利民公司采取了化大为小,一村一厂的方式。

  公司总经理武国富:“秸秆它运输有半径啊,建几个大厂肯定不行。我们就建这种群体的小厂,一村一厂,在时间上,精力上,财力上都没少付出。就是从别的行业赚了钱了就往里投。没有政府支持,太慢了,感觉力不从了”。

  一村一厂虽然解决了原料运输成本的问题,但是建厂成本又太高。武国富坦诚,如果秸秆运输成本的问题可以解决,建设大厂的模式能够更加省钱,企业的管理也会更加简单。 一方面企业觉得秸秆贵,农户却觉得销售给这些企业,自己的收入太少。 虽然目前很多发电企业为了收到秸秆,都给出了每吨秸秆250-300不等的价格收购秸秆,已经超出了200元一吨的原料保本线,可谓是“大出血”,比如江苏淮安的一家电厂标价每吨270元收购秸秆,但是到农户拿到手里的钱依然没有多少。

  农户“拿到170块。那个要给他们打包的,一吨就要100块。” 而根据淮安市楚州、洪泽两地的统计,一吨秸秆收购途中村民要支出的成本大概在150元。 江苏省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张军说,村民们折腾了一大圈下来,发现能挣到的钱微乎其微,就没人愿意送给电厂了。

  张军“农民觉得收集秸秆这个活又累,得到的收益还不如出外打工挣得钱多,他就不太愿意干这个活。” 安徽省灵璧县娄山庄镇的姚山村村民陈学琴印证了张军的观点。

  陈学琴:“不愿意收。也挣不了多少钱。他不想拉。天还热,一天就能拉个几十块钱,你说他还去拉吗?” 另外,缺少打捆机、收割机等相应的机械设备也是农民不愿意收秸秆的一个原因。

  陈学琴:“要是有那个大型机械,大型的收储公司,他说我给你免费收起来了,国家能弄到发电厂,拿去搞饲养,都是个好办法。但是现在没有这个能力啊,哪弄这些机械去啊!” 农民不愿送,企业提价收购,成本增加,而且还不能完全满足需求。

  江苏省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孙明生反思: “补贴如果能直接给经纪人,或者直接到源头,补给农户。如果农民没有增加收入的话,他就不会有兴趣收集秸秆。”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认为,秸秆利用,特别是秸秆发电,秸秆燃料加工,国家虽然有补贴,但是在限行的补贴政策下,农民并没有拿到钱。如果要解决企业的原料困境,或许补贴应该向农民倾斜。

  韩晓平:“我们的补贴效率太低。我们现在的补贴是钱补了,但是农民并没有得到实惠。要改变企业亏损的困境,我觉得应该改变经营模式,让农民真正得到实惠。”

本站文章于2019-10-31 17:31,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:农夫为何宁可烧掉秸秆也不肯卖给发电厂?
已点赞:105 +1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

关于我们

  • 关于我们
  • 品牌介绍
  • 诚聘英才
  • 联系我们

学生/家长

  • 帮我选学校
  • 帮我选专业
  • 投诉/建议

教育机构

  • 如何合作
  • 联系方式

其他

  • 投稿合作
  • 权利声明
  • 法律声明
  • 隐私条款
全国统一客服电话
4006-023-900
周一至周六 09:00-17:00 接听
IT培训联盟官方公众号
扫描访问手机版